当前位置: 首页>造纸文化
纸山智慧
来源: 发布时间::2011-07-09

造物主创造了天地万物.并赋予万物内在的规律和特性,任何事物都在遵循着某种天赋的自然规律、自然法则。日月星体的运行、自然生物的生生息息、社会的兴衰发展无一例外。天地万物都因思想、智慧而生存,也因思想、智慧而更新。人是万物的主宰,掌握着思想与智慧,这种思想与智慧就是能否善于遵循自然规律、自然法则,根据不同的地理环境、气候条件和人文历史创造人类的“伊甸园”。泽雅纸山的先辈们,园地制宜,就地取材,充分利用自然资源创造自己的“温馨家园”,处处体现出纸山人的勇敢与智慧。这种勇敢与智慧虽然已经散见于本书之中,但还是有一种言犹未尽之感。

 

善待自然资源

自然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,一山一水一峰一沟,不管平原山丘、险峰峭壁,还是河流湖海,岛屿礁石,都是为人类安排的宝贵资源。关键在于人的思想与智慧,能否善于利用自然资源。

泽雅,人称温州“西藏”,山高路远,沟深水恶,曾是山外人不敢涉足的地方。但泽雅的先辈,善于认识自然、利用自然、开发自然。选择平缓临水朝阳避西风的山岙建房定居形成村落;选择土壤肥厚的地方建造梯田,许多梯田的田坎高达三四米;选择最便利的线路用石块铺设路面,蜿蜒蛇行把路通往山外;选择最适宜的材料就地取材打制各种工具,如石制榔兴(榔头)、碓头、捣臼、石磨,棕榈毛编织蓑衣,竹蔑编织凉席、箬笠等。泽雅七山一水二分田,这二分田,不是平原沃土,大多是人造的黄壤梯田,单季低产中稻田。许多山田的水稻灌溉靠冷水(泉水夏天凉冬天暖),人称“冷水田”,水稻产量不高。在自然经济社会,人类生存的第一物质是粮食,在没有商品经济的社会,农民靠劳力兑伙食,哪有钞票买粮食。在粮田稀缺粮食不足的情况下,泽雅人选择了造纸产业,利用当地丰富的竹资源建碓造纸,荒滩荒地种竹,溪旁造碓,把山、水、竹资源转换为商品,挑运到山外开拓财源,把纸换成粮食日用品补充田地之不足,达到丰衣足食。泽雅先辈们把山水资源发挥得淋漓尽致,把穷山恶水经营成能维持温饱生活的温馨家园。但泽雅人没有竭泽而渔,经营几千年的泽雅山水,没有遭受人为破坏,水依然是清洁的水,山依然是浓绿的山。正是泽雅人一直坚守尊重自然,善待自然资源的理念与精神,才有20世纪后期泽雅风景区的开发和温州“大水缸”的建造。这是泽雅山里人为后人留下的一大宝贵财富。作为掌握现代知识、具备现代智慧的现代人更应理智的珍惜前人留下的财富,遵循自然法则,因地制宜,因时而变、发展经济,富足自己。

 当然,在山外的现代人眼里,泽雅山水自然资源的完整保护,可能会归功于科学技术落后、交通不方便、信息闭塞等原因。这些仅是外部因素,只要你深入纸山进行深入调查研究,就会发现泽雅人民对于自然资源一直坚守“先养后用”的理念。集体化时期全面实行封山育林,山林有专人看管。山上的柴草封养三年分给家家户户砍伐一次,轮流分山砍柴,保证每年分山砍柴两次。每年春季植树造林,毛竹、林木根据家庭需要有计划砍伐。这种“先养后用”的理念,非常值得我们现代人借鉴学习,这是百分之百的科学发展观。

 2O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的主题是“城市,让生活更美好”。城市的美好生活,永远需要青山绿水作保障。不管科学技术如何发达先进,人类的生存发展永远跳不出大自然的“手掌心”,人类永远要在太自然的怀抱中生活长大。自然资源是人类生存之母,如果伤害了这位伟大的母亲,受苦的终将是人类自己。

 

藏在地下的水碓

现在,每到垟坑村口,立即听到“咚咚,咚咚,”的水碓捣刷声,循声寻找,才发现公路下面的溪流边有一座瓦屋水碓,村民称这座水碓为“上碓”。一条水渠紧依公路外侧向上延伸百米,把西岸溪(古称“龙溪”)的水全部拦进水渠,为水碓常年双杵捣刷提供了稳定的动力源。水碓上方一块天然大石头为水碓作屏障,大石头的空隙用卵石填砌,形成弧形挡水坝,宛如一只大手臂挽护着水碓。水碓主人们说,每遇山洪暴发水碓偶尔被淹,但水碓淋从未被水冲走。这座水碓的双杵碓头依然用石头打制而成,但淋桶已经用铁制造而不是木头。

 水碓,顾名思义有水才有碓,以水的落差为动力带动水碓捣刷,碓址要建在低于入水口3米的地方。泽雅林岙村以外直到戈恬、渡潭的水碓,都是在溪滩里往下挖个儿米深的大坑,建造一座水碓,水碓厂房的房顶几乎与地面持平,平原地区进入水碓的道路都是从上往下走,没有从下往上走进入水碓的。水从上面流,碓在下面捣。平缓溪滩里的水碓大都是隐藏在地平线以下做功,山区水碓大都是躲藏在山旮旯里捣刷,水碓没有捣刷时较难发现水碓的位置。象“四连碓一览无遗的地理位置很少。

 水碓是纸山农民晟大型最昂贵的造纸工具。泽雅山区每年夏天雷雨台风季节,经常山洪暴发溪水暴涨,如何防止水碓淋被水冲走,成为建造水碓者首先思考的问题。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水利地理方面的综台知识,在古代文化教育、科学技术落后,信息闭塞的山区谈何容易。当然,对现代人来说,这是简单又简单的事情。但这种知识智慧的积累需要多少代人的生产实践和反复总结?建造水碓的人说,水碓选址首先选择地势高的地方,把水引过去捣刷。像全国文保单位的“泽雅四连碓”就是利用溪流落差,把水碓建造在较高的地方。又如,屿山村把两座水碓建造在七瀑涧“白崖下”的悬崖上,居高临下,进水方便,排水容易。两座水碓引“天窗瀑”之水捣刷,排出的尾水又形成比天窗瀑更有气势的瀑布。这水经过水碓的转换,即是生产力义是景观文化资源,一举两得。可惜燎原电站从上游引水发电,水碓因此作废,仅存遗址。其次,选择避免激流直冲的地方。泽雅水库大坝以外的平缓溪流,不可能具备高地势造碓的地理条件,只能选择溪流拐湾内侧、溪滩位置稍高的地方建造水碓。如源口村的“水碓坦”,麻芝川村的“下潭边”,林岙村的“下埠垟”等,都是在溪滩里挖坑建造水碓。第三,利用溪流边的天然屏障建造水碓。如金坑峡公路桥下面的水碓,处在两条溪流交汇的崖壁上,可以左右逢源,引用两条溪流的水作动力源,水碓“自己”却躲藏在石壁的中间,稳坐钓鱼台,喜看山洪暴发龙虎斗东西。水越大,两杵碓头捣得越有劲,似乎在为咆哮的山洪助兴。

 纸农们说,选择好的水碓地址很难,有些可以造水碓的地方不是自家的山地,需要出钱买地,或者给土地主人多少水碓股份。 一座水碓淋六条“撑股”,习惯称给予多少条“撑股”的股份。

 垟坑村“上碓”的两杵石制碓头,一把碓头(纸山人习惯用“一把”作为碓头的数量词)都有300多斤,在一个“淋筒”的带动下轮流捣刷,而淋筒不是近距离带动碓头,每条碓杆三米多长,就是说淋杆上的“碓拨”要把三米以外的三百多斤重量的碓头扬起,需要多少力量。泽雅的水碓是目前世界上最重的重锤型水碓。泽雅的水碓发展到现在的水平,不是蹴而就,而是纸山人长期实践经验积累的结晶。

 泽雅五六百座水碓,座座都有一本可念的经——关于水碓的故事。

 

扇开的纸槽

纸槽,以山涧泉水稀释纸浆捞纸的池。修建纸槽,泽稚纸农叫做“砌纸槽”。这是简单的事情,四周用砖或石块、石板、木板及钢筋混凝土固定即可。但泽雅纸槽的设计、配件组合与安徽、四川、贵州及泰顺等地的纸槽不一样,非常科学合理人性化。

一,造型美观科学。纸槽后壁站人捞纸的地方比其它三面高,后壁呈弧形中间高两边低,中间最高处与人的肚脐相平,但不能超过肚脐。肚脐与髋关节相平,这个高度正好适合弯腰捞纸,太低捞纸感觉吃力,高过肚脐捞纸时弯腰不灵便。其它三面的高度恰好适合水与刷浆的比例。其它三面如果与后壁一样高度,即浪费建材又不美观。

二,横断面呈扇形。纸槽底座宽度一米,而上面宽度有一米二十五到一米二十八。主要是纸槽后壁向外斜约20公分,前壁外斜约5公分,纸槽成梯形,纸槽的横断面成扇形。其好处有三点:一是捞纸时纸帘顺着有斜度的后壁上提,逐渐靠近身体比较省力;二是水浆随着捞纸帘的拉动上下前后泛动,纸浆不容下沉又自然均匀;三是后壁外斜20公分以上,正好摆放“压跑”,人的脚板一般长度22公分,正好伸到压跑下面,站着捞纸.身体不会前倾而容易疲劳。这既科学合理又人性化,真正体现以人为本原则,纸槽造型美观又实用。

三、因需而变。在造纸盛产期,有时昼夜捞纸,一天要捞完两臼(两担)刷,但小槽一次只能踏一臼刷,因男劳力白天要外出干其他活儿,晚上才有空帮助踏刷,为了给白天储备充足的湿刷浆,一条纸槽砌了两只小槽储备湿纸浆。原来只有一只小槽的,就在边上增加一只储备小槽。由此看来,造纸工具的改进都是随着生产发展的需要逐步改善的。人的智慧是劳动实践经验的结晶。

 

务实的市场定位 

泽雅造纸已有一千多年历史,竹纸生产技术是否一直占全国领先地位,我不敢妄加断言。有文献记载.到了明代中叶,福建改生料为熟料和利用“天然漂白”法,使竹纸生产拄术有了质的飞跃,浙江的竹纸生产技术开始落后于福建。福建的东北部与温州的西南部山水相连,村落相依,泽雅与福建蒲田一带又有着姓族和血脉的历史渊源,福建的先进技术应该很快就会传到温州,传到泽雅。但泽雅的造纸农民没有与福建竞争高技术、工艺复杂的竹纸文化用纸市场,而是选择市场需求量大、生产粗放、民间普遍使用的文化用纸和黄烧纸(冥纸)市场,原因有多方面; 是市场不对称,产出多销量少。泽雅人以造纸为谋生的主要手段,家家户户造纸,而不是一个两个造纸工厂-而是群体性谋生的产业。泽雅人以水碓为基础为纽带,把几户几十户家庭连在一起,合股建造水碓捣刷造纸,又以家庭为单位独立核算、自负盈亏,是一个有联合又分散的松散型经济联合体。年产纸数量大,必须家家户户有出产,如果有些家庭有产纸,有些家庭没有产纸,就会出现农民生计问题,影响社会稳定。文化用纸虽然质优价高名气大,但在旧社会毕竟是文人富豪子弟们的少数人所为.质量要求高而需求量不大。如果与掌握新技术的福建人竞争文化用纸市场,可能会互相压价,两败俱伤。而且这个市场的需求量远远不能满足泽雅纸农的生产数量。二是技术不对称,生产者多研究者少。泽雅造纸属于谋生产业,造纸工序复杂,劳动量大,一年辛勤劳作仅能维持生计,没有剩余积累投入科研。大家只在原有的操作基础上不断积累经验不断完善生产技术,没有资金和时间进行突破性的技术研究。三是原料不对称,需求量大来源少。高档的文化纸,以嫩毛竹为主要原料,嫩毛竹的采伐期一年只有芒种前后的半个月时间,芒种过后采伐的竹子就会木质化,竹纤维难以分解,影响纸张质量。而且毛竹一年换叶一年长笋,两年才生长一次竹笋,每年都把嫩毛竹砍伐掉,影响了竹林的培育。毛竹用途广,市场价格比加工造纸合算。中低档的竹纸以温州水竹为主要原料,资源丰富,丛生水竹需要年年砍伐疏理,而水竹除了造纸,其它用途不大。水竹.顾名思义有水才有竹。水竹习性喜水,溪流河边的水竹长势特别好。水竹根系发达固土力强,又是防洪护岸的上等植物品种,戍浦江、瓯江、飞云江、鳌江、楠溪江等流域的农民十分喜欢种植水竹,竹区农民种植水竹即可防洪护岸,又可每年砍伐卖给纸农增加经济收入,一举两得。纸山农民利用水竹造纸就有了充足的原料来源,而竹区农民种竹有了销路,种竹的积极性也越来越高。种竹造纸使温州的社会经济与生态都带来了良性循环,百姓高兴,政府高兴,福建人也高兴。

 所以,泽雅人在“事功”学说文化熏陶下,重视实际,讲求功利,不尚空谈,市场意识比较浓厚。民间竹纸市场需求量大,质量要求不高,生产工序粗放,又不受官府约束,十分适应民间大众化生产。泽雅人致力于中低档的竹纸生产,以满足城乡居民的生产生活需要。到了20世纪50年代以后,生产出全国闻名的“温州卫生纸”.占领了全国很大的市场份额。

 愿纸山人以自己的勇敢与智慧,永远遵循自然规律法则,发挥自然资源与古老原始的传统手工造纸工艺优势,让具有“千年道行”的古老工艺转换出新的经济价值.把泽雅山区建设成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现代型山水家园。

 


瓯海区图书馆 版权所有